载入中...

校长的话

2019-02-27 初渡阳关、玉门关—记「一带一路」敦煌交流
2018-11-09 [信报]留英杂忆(二)(三)
2018-10-12 [信报]留英杂忆(一)
2018-09-03 开学礼
2018-06-09 [信报]岳飞是民族英雄吗?
2018-05-11 [信报]再谈中史教学
2018-03-16 [信报]论秦始皇
2018-02-10 [信报]新春祝祷
2018-01-17 保良局金银业贸易场张凝文学校结业礼演讲辞 2018
2018-01-13 [信报]也谈中史教学
2017-12-15 [信报] 探访少数民族彝族
2017-11-10 [信报] 土地与血缘
2017-09-08 悼张少坡修士(二)
2017-09-01 悼张少坡修士(一)
2017-07-28 怀念我几位好学生(二)

2017-07-21 怀念我几位好学生(一)
2017-06-24 儒家教育(二)
2017-06-17 儒家教育(一)
2017-06-06 从老师到老师
2017-04-06 借鑑丹麦教育
2017-02-17 中国北极漠河交流
2017-01-12 [国学新视野]香港孔圣堂与国学推广
2016-12-11 [亚洲週刊]中史教育建立文化与身份认同
2016-12-01 [信报] 六十年代的情怀(三)
2016-12-01 [信报] 六十年代的情怀(二)
2016-12-01 [信报] 六十年代的情怀(一)
2016-10-01 十月份 (2016)
2016-08-23 忆母
2016-07-22 [信报] 勉毕业同学
2016-06-18 [信报] 阅歷与成长

2016-05-07 [信报] 悼岑才生先生
2016-02-23 [信报] 八十年的孔圣堂(二)
2016-02-18 杖履追随—忆汤定宇老师
2016-02-18 [信报] 八十年的孔圣堂(一)
2015-12-04 [信报] 迷幻音乐会
2015-09-22 [信报] 抗战胜利七十周年
2015-07-07 [信报] 毕业了! 下一阶段 …
2015-05-29 [信报] 李光耀先生的启示
2015-03-14 [信报] 夜寒忆师
2015-01-10 初见黄河壶口有感
2014-11-11 论勇的层次
2014-10-21 孟子「不动心」
2014-10-08 「勇气」从何而来?
2014-04-01 四月份 (2014)
2014-03-21 怀念锺期荣校长(下)